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苑 >

老屋印记

浏览次数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22-07-27 09:28:52
陈海浪   烟台青华中学

   胶东地区的农村都是低矮的瓦房,村里老一点的房子,有着近乎百年的历史,祖传子,子传孙,祖祖辈辈蛰居于此。随着新农村的建设,年轻人都住上了高大气派的洋房,村里的老人不愿意叨扰儿女们的生活,但凡身体允许,能够活动,能够自己照顾自己,还是愿意待在老屋里。嗅着浓浓的黄土所散发出的老屋特有的气味。穿越百年,斯人已逝,这气息却亘古不变。阳光温和时,拎个马扎,一盏粗茶,几袋闷烟,半池柔情,一抹芳菲,幽幽的老巷,是老去的故事,也是几代人共同的记忆。

   每次回到老家,都要去老屋看看,抚摸她那坍塌的墙壁,拔一拔苍劲的荒草。凌乱的思绪,仿佛瞬间找到了心灵的栖息地。远方归来的游子,对母亲诉说着无尽的思念,一场红尘恋,一份千年缘,几缕隔岸相思,隐逸了些许楼台旧梦。着一身荷香,乘一叶兰舟,划过秦时明月,穿过唐风宋韵,寻你在荒草凄凄的幽幽深巷!每个念你的夜晚,你都在笑语盈盈,抖落一身的尘埃!

   面对衰败的老屋,此刻有的是一种莫名的情思,不是为人生,亦不是为某件事,也不是为某个地方,更不是为某个人,只是心情的一次回归,灵魂的一次洗礼。老屋,就像远行途中的驿站,让我可以整理好行囊,梳理好心情,再出发。曾经设想过无数个开始,结局却只有一个,那就是精神上的回归。人世间的烟火,或者我们不长也不短的人生,终究要以伤感与不舍谢幕。而老屋,我的母亲,总能给我心灵上的慰藉。

   老屋是神奇的,她是我的出生地,更是我人生的起点。我和她,每次都是急急地相逢,匆匆地告别,走向寻找远方的道路。没有语言,更没有眼泪,只有永恒的思念和祝福,在彼此的心中发出深沉的共鸣。

   有人说,人生最好不要错过两样东西,最后一班车和一个深爱的人。我认为还要加上一个,那就是不要错过与灵魂栖息地——老屋的每一次邂逅。世事匆匆,真正成熟的人都明白放下不属于自己的,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,这才是对自己最好的成全,懂得把握当下,放开执念,不留遗憾。这些都是伫立在老屋面前,带给我的心灵启示。

   每当夜半难以入眠的时候,我都会想到老屋,那里承载着我和弟弟共同的儿时记忆。时间就像一杯陈酒,用沧桑世事去酝酿,用酸甜苦辣来勾兑。然后,在某个特定时刻,就会飘散出只属于她的味道,或甘甜,或辛辣。人生很多时候就是由遗憾和不完美组成,有的事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到,有些人不是你想留就能留得住。时间是一剂良药,其实时间不是药,而药却藏在时间里。在某一个阳光熹微的清晨,当你从松软的枕头上醒来的时候,你会突然决定继续前行。此时,不要忘记回回头,曾经那些或温暖或痛苦的日子,都会成为你生命中的一个加油站,帮助你成就了更大的自己。

   面对老屋,我会想,倘若你想要的更多,心灵的羁绊就会越发沉重,想要轻装上阵,需要适当放下,如释重负方能安然自如。烦恼由心生,只有放下套在我们生命中的枷锁,才能感受到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豁然开朗,才能领悟到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的洒脱。
 
   有一个故事,说的很在理,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,其实都是背着一个空篓子,在人生的行路中,我们一边走,一边往篓子里放一些东西。当放在篓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多,我们就会感觉越来越吃力。所以,适时地放下一些东西,我们才能更好地前行。人生漫漫,这一路上我们都是跌跌撞撞地前行,有欢喜也有哀伤,与其对许多小事都耿耿于怀,不妨抬起头来迈开脚,放下负债,自在坦然。有所舍,才有所得,有所放下,才能有所收获。无常是人生的常态,无论眼下你过着怎样的生活,或烦恼,或忧伤,不用管它,饿了就按时吃饭,困了就乖乖睡觉,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。

   每次面对荒草凄凄的老屋,记忆就会如同放电影一般从脑海中拂过,多少次回忆,自己记事起第一个清晰的印象是什么,虽然很模糊,但它一定与老屋相关。面对塌败的老屋,总要把儿时的某个场景与之相对应,从老屋的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来寻找从前的影子,不禁会发出天地宇宙沧海之大而人生苦短的感叹。

   一个人一旦开始怀旧了,那证明其人生要往后看了,我本人不太赞同这样的观点。怀旧固然因为人生短暂,会倍加珍惜现在,但与浩瀚的历史长河相比,世间一切恩恩怨怨,功名利禄皆很短暂,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。得意与失意,在人的一生中只是短短的一瞬。“行至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”“古今多少事,都付谈笑中。”
 
   怀旧,更是怀念那些逝去的不能再回首重新去过的青春岁月。我们每一个人,都是有生命的个体,行走在窄窄的巷子里,外人无从探知自己的心,这其中,有成长的欢乐,有祖辈承欢膝下的天伦,有祖母坐在门前台阶上给我缝补的影子,有父母挽着裤腿扛着锄头回家的记忆,有我和弟弟下雨天和泥筑坝的天真烂漫。一切的一切,在面对老屋的特定时刻,宛如穿越时空一般,我的心也随之沉浸其中,我就是老屋院里的一棵荒草,年年荣枯,却深深根植其中。

   生活如旅行,它好漫长,多少人放弃它而去任逍遥,有时又很短,短得连我们自己都难以置信,尤其在老屋面前,缠绵的风里,是淡淡的呼唤。生命,本是尘埃,每个人都注定要经历太多的欢乐和烦忧,它灿若烟花,稍纵即逝,几十年的光阴被无限的拉短,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”。

   我曾经天真的以为,离开了你我就可以忘记你,我的老屋。后来,我发现,离开只是一个新的开始,我的老屋,多少次梦回你的怀抱。我是一只风筝,飞的再高,哪怕是触碰到白云,你却永远紧拽线头。

   等世事化云烟,待沧海变桑田。我永远是老屋院子里的一棵荒草。经秋复历夏,微风拂过,翩然而舞,像母亲的手在召唤心爱儿子的归来。且听风吟,用老屋给我的心灵慰藉,酬却我的一生思念,一世情深。

主办单位:烟台市企业与企业家联合会  烟台市工业经济联合会  技术支持:烟台铭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电话:0535-6699701 6699702 传真:0535-6699701 稿件邮箱:ytqiye@163.com 邮政编码:264003 地址:烟台市莱山区新苑路19号

备案号:鲁ICP备2021040865号

本站信息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许可,翻录必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