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通讯员来稿 >

今夕何夕 天涯此时

浏览次数: 作者:企联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:2019-12-13 10:30:26

烟建国际发展有限公司  乔涵
 
    不觉中秋又至,才知去国已近二载。还未曾与盛夏满池的莲花相遇,更未曾闻到金秋肆溢的桂花香,九月竟这样偷偷溜走了大半。在利马待久了,对时节的感知都开始变得模糊,着实想念起北国故乡四季分明的日子。

    今年利马的冬天仿佛格外漫长。日光遁逃,已有半年不见天日,阴冷潮湿的天气,倒与我国南方的冬颇为相像。它不似北方,天高云淡、日光清浅,北风呼啸而过,树枝摇曳,万物仿佛都变得愈加清晰。更没有一夜醒来,天地苍茫、空濛一色,整个世界被雪覆盖的盛大景象。利马的冬,没有我国北方的冬天,那种爽快利落的凛冽,而是丝丝缕缕地,将寒意渗进身体里。横竖低不过十几度的气温,却甚是阴冷,加之绵延半年,床褥总是潮湿,衣服也永远晾晒不干……倒是如同秘鲁人的性格,行事缓慢,不免拖沓。

    遥想故国,正值佳节,应是满月飞明镜,天外空汗漫,长风浩浩送中秋吧。家家户户灯火通明,求学的游子从外地赶来,常年羁旅的行客也返回故乡。家人团聚,备好月饼,置上杯筷、添上美酒,再来只桂花鸭,就着夜月把酒言欢、畅所欲言,好不欢快。而今去国几万里,不知错过了多少个春花秋月、金风玉露的好时节。
便又想起纳兰容若在一阙《琵琶仙》里写到“碧海年年,试问取、冰轮为谁圆缺?吹到一片秋香,清辉了如雪。愁中看、好天良夜,知道尽成悲咽。只影而今,那堪重对,旧时明月……”沉吟至今,甚是悲切。尤其那句“清辉了如雪”,实在寂寥。

    缘何说起中秋,想到的尽是些哀愁之语。也许是应了那句,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。漂泊在外的游子,最怕的便是这样属于团圆的节日。而摩挲素月,人世俯仰千年。古往今来,一轮明月承载了多少绵延不尽的忧思……上到王族贵胄,下到平民布衣,不管是才情百斗的文人墨客,还是目不识丁的贩夫走卒,但凡是个离家之人,都不免为这清寂的月光所扰,生出几分“明月何时照我还”的乡愁吧。

    耳机里传来王菲空灵的浅唱,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……”想想苏轼的豁达通透,不禁汗颜。不如把《琵琶仙》换作一曲《折桂令》——“一轮飞镜谁磨?照彻乾坤,印透山河。玉露泠泠,洗秋空银汉无波,比常夜清光更多,尽无碍桂影婆娑。老子高歌,为问嫦娥,良夜恹恹,不醉如何? ”

    今夕何夕,时光掉进池水,显现出透明的轮廓。利马的夜不见月光,可我知良宵清辉不减。很多想说的话,很多惦念的人。不如举杯,我们天涯此时,共饮一轮圆月。

主办单位:烟台市企业与企业家联合会  烟台市工业经济联合会  技术支持:烟台铭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电话:0535-6699701 6699702 传真:0535-6699701 稿件邮箱:ytqiye@163.com 邮政编码:264003 地址:烟台市莱山区新苑路19号

经营许可证号:鲁ICP备05033697号

本站信息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许可,翻录必究